当前位置: 莒口德华信息门户网 > 社会 > 故事:她把唯一的女儿嫁进深山,换钱给双胞胎儿子娶媳妇(下)

故事:她把唯一的女儿嫁进深山,换钱给双胞胎儿子娶媳妇(下)

时间:2019-11-08 12:06:09来源:莒口德华信息门户网 点击:512次

她把独生女嫁到了一座偏僻的山上,用钱换了一个儿媳妇给她的双胞胎儿子(一)

“现在村子里很少有人了。我的大儿子已经20岁了,还没有结婚,不管我的大儿子建了多好的房子。”赵太太指着窗外的两层楼,给我看了一张自豪的脸。"看,那是我大儿子今年建造的."

“那你为什么不进去和奶奶住在一起?”你为什么要一个人住在这个小屋里?

“我老了,这会给他们带来麻烦,他们会很高兴,但不幸的是,我最小的儿子只有两个女儿,没有儿子,他死后没有人会为他而战,但没关系,我的儿子仍然可以生育。”

“奶奶,你为什么现在要有个儿子?”

老太太皱着眉头对我说,“为什么,当她死了,她会变成一个孤独的灵魂和一个野鬼。如果她没有儿子,她的灵魂将无处可去。”

“女孩都来自别人的家庭。有个女孩有什么用?你可以交换一些彩礼。”

老太太拍拍我的手,用一双眼睛盯着我孙子的妻子看着我的肚子,好像我是一只要被宰杀的羔羊:“你嫁给我的长孙后,别想了,那栋楼是你的。”

我突然想到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深远的,但是这个“孩子”指的是一个儿子,没有人关心一个女孩的生死。

他们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儿子,也可以要求女儿们献出自己的生命。

想到这,我的心突然变得邪恶起来。我趴在赵太太的腿上,微笑着抬头看着她的脸。“奶奶,你有没有想过三十多年前你活埋的小女儿?你认为她已经当了30多年的鬼,也就是说,如果你死了,即使你有家庭保护,你还能和她战斗吗?如果你活埋了她,她会让你飞走吗?”

我突然觉得自己也很残忍。

留下老太太痛苦地咒骂,我完全把它当回事。

我出来后,村长向我打招呼,问我在说什么。

我抛开邪恶的心,露出善意的微笑:“没什么,老太太想把他的曾孙介绍给我。”

村长悲伤地看了我一眼,朝老太太家的方向啐了一口唾沫。“呸,搞什么鬼!”

然后他焦急地告诉我:“你不能当真。他的孙子不是个好人。年轻时,他因聚众斗殴被捕两年,刚刚获释。”

我感到身后一阵寒意,觉得刚才我还是太好了。

村长只有一个女儿,和赵老太太差不多大,似乎比赵老太太小10岁左右,没有那么多烦恼。我不知道哪个更幸福。

在回来的路上,我问村长为什么没有另一个。

村长读了一本书,那个时代的一些知识分子说,“事实上,我们父母真的不在乎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。我们关心我们的孩子能否过得好。”

“但我也担心我女儿已经快40岁了,还没有结婚,”村子叹了口气。“如果她没有结婚,她不会。只要她开心。”

“每个人都以为我给女儿取名叫图南是因为我想有个儿子,但他们怎么知道图南来自“自由旅行”,然后今天又转向了图南?”

"呸,那些臭老九没受过教育."村长背着手走着,让我目瞪口呆。

原来,原来,谢图南教授是村长的女儿。

难怪村长对我这么好。

然而,有了像村长这样的父亲,谢老师一定有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。

第二天,我回到了城市。这些事情对我影响很大。这些天,我一直在想一件事。

我一直认为我可以过得很好,但是有些事情需要有人去做。

我去见设得兰,在门口遇到了张德才。他愤恨地瞪着我。

我抽了抽嘴角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敲门进去了。

谢图延回头看窗外,看见我来了。她没有说话,示意我站在她旁边。

窗外是一个小公园,公园里有3到5个朋友。

她对自己说,“刚才张德才来找我,说他想让我和我一起去研究生院。他做得很好,也很实际,但我还是拒绝了。”

谢图延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告诉他我今年要招一名研究生,我已经选择了陶斯。”

难怪张德才刚才在门口盯着我。

虽然我今天确实想和谢图延谈谈研究生院,但我还是很好奇,她怎么能确定我会和她一起去研究生院呢?

“你的名字,陶子,是给孩子的,有一个两岁的哥哥不同,大学毕业后很少回家,性格孤僻冷漠,从小就没少受委屈。遗憾的是,这种家庭的女孩不为女性做些什么。”

我在底部握紧拳头,哼,我甚至没有猜出你名字的意思,但她猜对了,我也猜对了她的名字的意思。

“其实,张德才比你好得多。他也来自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。然而,他是个男孩,自然享有本应属于他姐妹的权利。没有像感恩节这样的人和我一起做项目。成功注定是不可能的。”

我笑了:“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和你一起去研究生院。”

“你有感觉。”

我打电话给妈妈,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,里面有5万美元:“妈妈,我晚点打给你5万美元,我哥哥不是订婚了吗?”这个声音包含着苦涩。

“今年元旦,我在学校还有工作,所以我不回家。”

银行卡里的钱是谢图南给我的,他说这是对这个项目的补贴。事实上,我知道钱来自谢图南的私人账户。

大学生项目没有那么多补贴。即使有补贴,也很少能落入学生手中。

我有压力。我哥哥明年订婚了。我妈妈命令我拿3万元。在那之前,我非常想在研究生院学习,但我也不能。

所以我接受了谢图延的好意。

我坐在操场上,望着窗外的灯光。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生活也不难。

至于妇女平等,总有一天会到来的。(作品名称:赵晏殊,简佳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北京快乐8 pk10技巧 云南11选5 香港彩购买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

热门资讯
猜你喜欢